第三十七章 召见

小说:银枪不倒 作者:凤溪凰跃 更新时间:2020-06-05 00:55:14 AM
  
皇宫,内廷

“陛下,臣奉命每日出宫,暗里观察赵云的所作所为,如今已然有所收获。”

“今日在馆邑外,大将军之弟,河南伊苗亲自求见,亦打算与其结交。”

小黄门左丰却是接受天子之意,数日前便与出宫,暗中观察。

闻言,龙坐之上,天子肃然,心惊道:“赵云难道与之相交?”

一时间,作为皇帝的刘宏听闻后,陡然感到棘手,心底也升起一丝丝厌恶。

“陛下,这倒未有,虽说河南伊主动前往求见,可赵校尉麾下亲卫却是直接领军士出邑。”

“然后,以一番激烈的言辞,震退等众,闭门谢客!”

随着左丰一席话语徐徐解释,刘宏神色才逐渐由阴转晴,略显笑容。

其实,如今赵云的做法,未结交权贵,亦是天子愿意所见的。

这段时日以来,刘宏之所以迟迟未见其进宫。

并不是忘了,而是在暗中进行观察。

赵云纵横凉地,连破数郡羌胡,甚至击灭东羌部落,京观筑灵武。

亦当机立断,领军破金城,河关枹罕群盗等等战绩。

在听闻张温上报后,刘宏都不由面露喜色,对于赵云也不由升起一丝欣赏。

在随其后,朝臣皇甫嵩更是以死明志,坚持劝诫,亦让其对赵云加以重视。

正是其态度如此坚决,亦是加重刘宏的疑心,赵云究竟有何过人之处?

这几乎成为了如今刘宏心底的唯一心思。

是的,纵横凉地,连破羌胡,这的确不失为一员优秀的将帅。

可是,亦连皇甫嵩都对其大肆赞誉,刘宏便不得不胡思乱想。

刘宏虽未掌过兵,可他也极为清楚,皇甫嵩的能力有多强。

不然,也不可能以自身之力,独自平定三分之二的黄巾战乱。

既然如今,他会以死来劝诫重视赵云,亦让朝廷大肆培养,刘宏便不得不重视了。

当然,就算要重用,也不能盲目的信任。

故此,这才有进城数日,派遣左丰秘密在馆邑外,探视赵云的发生。

可想而知,刘宏对外将肆意结交朝中权贵,拉帮结派,是有多么的担忧。

不出所料,如若此次赵云要是与何苗会面攀谈,那不管最终结果如何。

恐怕赵云的仕途之路将提前结束,刘宏绝不会对其重视。

刘宏亦会如此惊惧,其实与早年登基为帝的经历有关。

纵所周知,祖父,以及其父都封解渎亭侯,刘宏袭侯爵。

按道理来说,皇帝位应与刘宏未有任何关系,压根轮不到的。

只是,事实正是巧合,恒帝崩,膝下却无子,皇太后窦氏与窦武为好把持朝政,掌握大权。

定策宫中,以光禄大夫刘矶持符节,领羽林郎前往河间迎接刘宏继位。

至始至终,刘宏都只是士族、外戚为巩固政权,把持朝政,所找的傀儡帝王而已。

随着逐年的长大,刘宏也渐渐在心底升起一丝雄心,亦不愿在继续作傀儡生活。

为了能够摆脱外戚、士族的控制,无奈之下,也只得继续宠信阉党,互相制衡。

可惜,有利必有弊,十常侍的势力也由此兴起,霍乱朝中,致使各地政令不通,乌烟瘴气。

由此,亦是爆发了黄巾战乱!

虽说刘宏心底有雄心,也渴望中兴大汉,可连年羌乱,却是早已耗尽国库。

望着空虚的国库,刘宏无奈之下,也只得开始卖官鬻爵,明码标价。

此举,可谓是最荒唐的决策,可未尝也不是无奈之举!

要是国库真的充盈,刘宏还会继续卖官?

士族,豪强因当初辅助光武中兴,而导致势力逐渐扩大。

发展至今,各士族、豪强早已是尾甩不掉,在朝中占据显赫的官位,为家族谋利。

对内,更是大肆收拢佃户,以兼并土地,扩充家族实力。

随着豪强的压迫下,流民与日俱增,黑户也越发增多,国家所收赋税也逐渐举步维艰。

正是这庞大的食物链,让汉帝国境内盗贼越发增加,叛乱四起,民众生活也陷入水深火热。

基于如此,刘宏亦想到,既然反正皆是各士族在朝为官,为家族谋私利。

那为何不直接标价卖官鬻爵,亦以各士族之钱财充实国库呢?

其实,总总来看,无论是崇信阉党,亦是卖官,皆是刘宏的无奈举措!

正是因为总总因素,刘宏亦才会十分的惊惧,外将会结交朝中公卿,与之窜通一气。

如若赵云真的依附在何进麾下,刘宏亦不会对其重用,相反还会有性命之忧。

现阶段,外将想要获取信任,唯有保持中立,不接连外戚,阉党,不参与任何派系之争。

······

“既如此,左丰,你速前往馆邑,传达朕之旨意,召见赵云入宫。”

连日来,也由于赵云的闭门谢客,不结交朝中公卿,亦让刘宏大为所动。

“陛下,臣听闻,赵校尉在当初从凉州凯旋回归大营时,曾与邰乡候有争端。”

“据出使的夏恽大人言,赵云与董卓皆暗暗遭受刺杀。”

“故此,微臣以为,此事绝不是那么的巧合,其间必有猫腻!”

话音落下,左丰便径直跪地,其汗如雨林,直直涌出,其心却是极为惊惧。

其实,作为小黄门,左丰也同样依附于十常侍,他们其实心底也极为不愿,天子能够提拔忠心的外将。

毕竟,一旦汉室派羽翼渐丰,那么寄居于天子生存的宦官也便失去用处。

别看十常侍权势滔天,在朝中说一不二,可这一切的权利皆是来自于皇帝。

无论何时,只要刘宏一声号令,十常侍的势力便能瞬息土崩瓦解!

更何况,皇甫嵩乃是大汉忠臣,这毋庸置疑,赵云由其举荐。

可想而知,日后赵云所力战功,必定会对其感恩戴德,亦会为忠于汉室。

此举,可谓对阉党的处境极为不利!

所以,左丰才会借赵云与董卓矛盾之机,对其进行一番栽赃,以破灭刘宏心中对之的好感。

经过这数日,其也能够感受出,刘宏其实对于赵云有极强的好感,甚至有加以重用的心思。

如今,所见赵云更是极为识趣,不依附任何派系,这感觉亦是极为强烈。

闻言,刘宏神色并无变化,极为淡然,好似一切皆云淡风轻般!

“左丰,你须记住,十常侍甚至是整个宦官,他们的权利是怎么来的?”

“平日里,你们所肆意铲除政敌,杀戮公卿大臣,朕亦能挣只眼闭只眼。”

“可要是陷害大汉忠臣,那···”

话并未明确,可刘宏此时身间却是陡然无声息升起强烈的气势。

这股气势极其愈烈,伴随着阵阵压迫感,让左丰几乎胆颤心惊,不敢再行言语。

这一刻,左丰终于明悟了,眼前的天子再也不是纯真的孩童了。

他已然成长,现在更是一位真正的皇帝了。

宠信十常侍,给你权利可以,铲除政敌也行,可要是触犯皇帝逆鳞,那将会死无葬身之地矣!

想通这些,左丰顿时面如土灰,惊慌道:“臣···臣不敢在言!”

慌乱之下,应诺一声,脚步绰乱,徐徐退出。

紧随着,刘宏才缓缓站起疲惫的身躯,喃喃道:“赵云,希望你别让朕失望!”

无从所知,这位年轻的帝王身间究竟背负着多大的包袱,以及重担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